有口皆碑的小說 《颯翻選秀綜藝,大唐小祖宗掉馬了》-第九十二章 喜歡的是靈卉相伴

颯翻選秀綜藝,大唐小祖宗掉馬了
小說推薦颯翻選秀綜藝,大唐小祖宗掉馬了飒翻选秀综艺,大唐小祖宗掉马了
这……崔韫止帮她就帮她,拉她的手做什么,心里这么想,可灵卉鬼使神差的没有甩开,反而有一种无与伦比的安全感。
李正威狐疑的打量了一眼眼前过分英俊的男人。
被迫成为世界最强
“你是谁?”
崔韫止睨了他一眼,李正威不算矮,可是在崔韫止面前气势都矮了一头。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如果你继续待在这里,我会毫不犹豫的报警告你私闯民宅。”
灵卉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李正威还能言语恐吓一下,可是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的压迫感让他这个沉浸商场多年的老油条都有些发虚。
他梗着脖子看向后面的灵卉。
“我刚刚说的事情你考虑一下,我毕竟是你爹,不会害你!”
崔韫止扫了他一眼,李正威不敢多说,佯装没事人的样子走出去了,等到李正威出去了,崔韫止才放开灵卉的手。
男人身上那股气势回过头时就已经消失不见了,他看着灵卉。
“没事吧?”
就算他不来,灵卉也不可能被李正威伤到半分,灵卉点了点头,干咳了一声将自己买的其他糕点拿出来。
“这些都是我从那边给你带回来的纪念品,本来那盒是最好吃的,可是刚刚被他丢进垃圾桶了。”
灵卉的语气里面难掩失望,垃圾桶里面其实没什么,就是她离家之前丢的几张纸,崔韫止看了一眼,伸手捡了起来。
在灵卉无比震惊的眼神中风轻云淡的说道。
“没关系,不是有包装盒吗?”
他不是洁癖重度患者吗?怎么……现在已经治愈到可以从垃圾桶里捡东西了吗?灵卉不知道的是,崔韫止忍着心里面巨大的不适捡了起来。
只是不想看她失望而已。
崔韫止不想让她看出自己心里的别扭,刚打算开口说去吃饭就被电话铃声打断了,看着来电显示是奶奶。
崔韫止一时间有些不想接,肯定又是说婚约的事情,他正想着挂掉待会找个借口回复就看到灵卉凑过来看了一眼,随后就按了接听键。
“你奶奶的电话,快接啊。”
崔韫止有些无奈。
“奶奶。”
那边的柳燕茹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两人。
“韫止啊,你赶快回家来一趟,奶奶有事情给你说。”
崔韫止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我这边工作忙呢奶奶,改天回去再说。”
谁知道那边直接下了死命令。
“要是你今天不回来就永远都别回来了。”
听着电话里面传出来的忙音,崔韫止看了一眼无辜的灵卉,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假装我女朋友陪我回去,不然我就扣你片酬。”
灵卉想翻白眼,自己现在挂断电话来不来得及?两人去崔家的时候就看到段暮烟还有她父亲坐在沙发上,本来胜券在握的段暮烟一看到灵卉,脸色迅速垮了下来。
她可怜兮兮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眼里都是祈求,段父也想攀上段家这个高枝,顿时就不乐意了。
“韫止,你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女人是谁!”
他这副质问的语气搞的一旁的柳燕茹有些不悦,两人这还连婚都没订,怎么就摆出岳父的谱来了,崔韫止神情淡淡的。
贴心的先让灵卉坐在了柳燕茹的旁边。
“我的女朋友,我喜欢的人就是她。”
段父瞪大了眼睛,指着崔韫止半天也说不出话来,旁边的段暮烟没料到崔韫止能说出这话来,她视线环绕在两人的身上,一时间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在一起了。
“柳阿姨,这是怎么回事?韫止和我家小烟可是有婚约的啊!这不符合常理吧?”
柳燕茹看了一眼灵卉,这姑娘倒是长的挺漂亮的,就是不知道为人怎么样,她知道这就是灵卉,没怀疑崔韫止说这话的真实性,毕竟听说两个人前段时间就不对劲了。
她笑着打圆场。
“你别生气啊,小烟,你看你劝劝你爸爸,你们两个人虽然有婚约在身,但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要是实在相处不来,婚约解除了放彼此一个自由的机会也未尝不可嘛。”
一听这话段暮烟就不干了,她喜欢的就是崔韫止,怎么可能就这么答应解除婚姻,段父也看出来了她不乐意,安抚似的看了她一眼。
满脸严肃的说道。
“柳阿姨,这事情恐怕不合适吧,他们两个的婚约从老一辈就有了,现在说解除就解除,恐怕我爸他们也不会同意。”
柳燕茹怎么会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不就是拿去世的人来给自己压力吗?她也是从年轻过来的,这些花花肠子她看的比谁都清楚。
“强扭的瓜不甜,比起那些已经成为过往云烟的事情,我更希望我的后代们能活的快乐自由一点。”
这怎么油盐不进呢?段父心里有些不悦,还想再说什么一旁的佣人就上来了。
“老夫人,先喝药吧。”
一碗热气腾腾的中药正放在托盘上,段父闭上嘴,打算等柳燕茹喝完药再继续说话,柳燕茹点点头,拿过中药刚打算喝就感觉到一股力量袭来。
中药碗顿时掉在地上四分五裂,清脆的声音响起,崔韫止看着做这一切的灵卉,连忙道歉。
“对不起奶奶,灵卉她可能是太紧张了,我替她给你道歉,你别怪她。”
柳燕茹这个当事人还没有说什么,段父就忍不住出声讽刺了。
“哼,韫止,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你带回来的是什么人,她是不是打算把整碗药都倒在柳阿姨身上,那么烫,你也不想想后果,竟然还袒护这么个没教养的东西。”
灵卉不慌不忙的看了段父一眼。
“这药的味道闻起来就不对,里面有毒。”
柳燕茹有些意外的看着灵卉,旁边的段暮烟也忍不住阴阳怪气道。
“你说有毒就有毒,你鼻子那么灵,是狗啊?”
段父佯装责怪的看了段暮烟一眼。
“小姑娘,不是我说你,你就不适合进这种豪门大院,进来也只能是丢人,你又不是医生,怎么就能判断这药里面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