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人世見 ptt-第五百七十八章 三跪三別展示

人世見
小說推薦人世見人世见
别院内人挨人人挤人,可谓里三层外三层,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欢快的笑容,须知牵新娘子的时候可是一场婚礼为数不多趣事,有热闹可看。
汇聚在这里的可不止爱凑热闹的年轻人,还有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就等着看重要节目呢。
迎亲成员被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孩子所阻, 人们别提多欢乐了,起哄者众,言道快快拿出真本事开开眼,不论如何,过后都将是一段时间茶余饭后的谈资。
众目睽睽下,迎亲成员的目光都看向了云景, 须知他是迎亲队伍中的唯一举人,且在整个江州都名声极大,可是今年的举人试甲榜第一。
你不上谁上?这个时候没人敢在云景跟前献丑, 以免装逼不成贻笑大方。
被那么多人盯着,云景也不怯场,这点场面,毛毛雨了,他坦然一笑,上前一步,看向对面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
见他如此姿态,周围的声音都下意识减弱了很多,一脸期待的看着云景,猜测他将拿出什么开道之作出来。
然而人们想多了,云景看了一眼对面的女孩子,转身对其他伴郎说:“诸位兄台,前有群芳拦路出题刁难阻我等前路,来来来,正是你们一展所学的时候,谁来赋诗一首开道继续前进?得快, 别让新娘子久等了”
他这话一出,周围下意识为之一静,一个个面容古怪,紧接着有人忍不住笑出了声,还以为云景那义不容辞的姿态就要旗开得胜呢,结果就这?
就连作为新郎官的林夜星都忍不住失笑,这守心兄还真是别具一格,不过想到他从小到大的所作所为倒也觉得正常。
这守心兄人好那是真的没得说,然而善于甩锅,当初不知道坑了多少同窗苦不堪言,好家伙,这会儿干脆站出来抛砖引玉把难题丢给他人,是如此的丝滑自然。
“哎呀,守心兄你就别开玩笑了,有你在此我等可不敢献丑”
“啊对对对,云公子你就别谦虚了,谁不知道云公子大才,区区诗词还不是手到擒来”
“云兄赶紧赋诗一首,让这帮拦路虎哑口无言乖乖让开道路……”
你一言我一语,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云景身上,虽说文无第一,但云景的成就那是实打实摆在那里的, 没人敢在这个时候抢他风头。
云景此时心头冷笑,暗道你们以为我不想出风头啊,可问题是我会作诗吗?对,作诗是读书人的基本操作,然而我做出来的诗词它拿不出手啊,我要有‘李剑仙’的诗才那还等什么?张嘴就来不就得了,还会在这里尬着等你们?
所谓君子坦荡荡,云景毫不犹豫道:“诸位过誉了,众所周知,云某不善诗词,所以这一关得靠你们,云某最多给你们摇旗呐喊”
摆事实讲道理,不善诗词是事实,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云景直接承认,把一众人寄托在自己身上的期待直接斩断。
反正我不擅长,谁行谁上。
这……,众人面面相窥,谁也没料到云景居然会来这一手,咋搞?
新郎官林夜星哭笑不得,云景不善诗词他是知道的,毕竟这么多年的关系,用当初先生的话来说,若云景其他天赋分一点在诗词上面就好了,成就诗词大家不敢说,但做几首流传胜广的作品肯定是能做到的,可云景的诗才……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啊。
只是话又说回来,云景不擅长诗词是事实,但也要看跟谁比啊,至少甩当初同窗半条街还是能做到的,否则当初林夜星也不会一直被云景各方面压一头没有出头之日了。
按道理说云景认真一点,整出一首诗词湖弄一下前面的一帮江湖女子还是能做到的,毕竟江湖中人嘛,你期待她有多高的鉴赏能力?然而边上还有很多老学究的,他们虽然不怎么出彩,但多年的文学修养还是有的。
再一个,云景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总不能牛不喝水强按头吧。
深知读书人不骗读书人性格的云景这会儿估计是指望不上了,林夜星无奈一笑,看向众人道:“各位,我的幸福就看你们了,拜托啦,距离吉时不远了”
“云兄,你认真的?”伴郎里面有人看向云景纠结道。
还有人符合说:“就是啊云公子,都这个时候了,就没必要低调了吧,我们可不敢献丑”
云景笑了笑道:“大家觉得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是真不擅长,所以拜托各位啦”
大概早就预料到会有这种难关的伴郎们面面相窥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云景是伴郎他们提前知道的,这种问题就指望他呢,事到临头他指望不上,谁还能临时整出好的诗词来?
早知道……嗯,早知道也没用,大家要是有那才华至于如今这样?
大家都是文明人,而且林夜星大喜日子,也没人跳出来挤兑云景破坏气氛,就是有点不知道咋搞了。
别说,虽然这一关尬住了,可气氛还是很欢乐的,大家就图一乐子嘛,什么样的乐子不是欢乐?周围的人嘻嘻哈哈的起哄,对面的拦路女子也叽叽喳喳的看他们出糗。
“哈哈哈,是谁提出让他们作诗词来着?这办法简直太妙啦”
“他们僵住了,看他们怎么办”
“反正啊,我们就这一个条件,做不出满意的诗词来,这个门可不是那么好进的”
对面的一帮女子‘不怀好意’的讨论着,给这边施压。
见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人群中王柏林眼珠子一转,来到云景身边道:“阿景,你最聪明了,既然诗词大家现在想不出来,要不你想想办法?按你平时说的,当遇到难题的时候,别死杠,得从其他方面破局,所以你看?”
“那边明显铁了心,怕是不好应付”,云景沉吟道。
眨了眨眼,王柏林冲着对面扬了扬下巴,对云景蛊惑道:“我觉得这会儿还得看阿景你的,要不你牺牲一下色相,用美男计应付过去?我觉得行,你站出去,说两句好话,对面谁顶得住啊,还不是任由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不待他说完云景就打断道:“你这都出的什么馊主意,咱是那样的人吗?而且你以为我是小钱钱啊,人见人爱那种,亏你想得出来”
“问题是我觉得你行啊”,王柏林认真道。
林夜星也忍不住道:“我觉得林子说得有道理,要不守心兄你试试?”
“可拉倒吧,要试你们自己去试,反正我不干”,云景严词拒绝。
边上的苏小叶勐然凑到云景身边好奇问:“景哥哥,小钱钱是哪个女孩子啊,真的人见人爱吗?有那么漂亮?”
云景:“……”
小叶子你整天都在想些什么?
想了想,云景看向对面问:“各位姑娘,小姐,诗词这个难题因为时间仓促,我们这边认输,实在没辙了,要不你们换一个?”
王柏林顿时翻白眼,好你个阿景,还说不用美男计,这不就用上了吗?你看看你看看,那边的女孩子一个个面犯桃花浅语娇羞,再加把劲就拿下啦。
他是真冤枉云景了,就正常问话而已,怎能冤枉他施展美男计?
对面的女孩子好艰难的才顶住了云景的‘攻势’,其中一女子固执道:“那可不行,就要你们作诗词,其他的都不算数,否则这个门我们是不会让开的”
对此,云景‘冷笑’一声说:“既然如此,可是你们逼我们的!”
说着,云景回头对其他人示意道:“大家准备好,跟我一起冲进去,既然她们不让,那我们就只能硬抢了,准备好了吗?”
“这个好这个好,既然文的不行那我们就来武的”,有人眼睛一亮道。
“准备好了,为了林兄幸福,我们拼啦!”
勐然转身,大步向前,云景哈哈一笑道:“那还等什么,大家跟我一起冲啊,抢新娘子咯,我看谁能拦住我们!”
“抢啊,抢新娘子咯”,后面一群人嘻嘻哈哈的大吼着跟上。
对面的女孩子一下子就急了,一个个双手张开跟护犊子的母鸡似得护住大门口焦急道:“哎哎哎,你们怎么不讲规矩啊,不行,不能这样做,怎么能强抢呢”
“哈哈哈,我看谁敢过来,须知男女授受不亲,谁碰我我就叫非礼”,说这句话我女子明显一脸期待的看向云景,似乎在说有本事冲着我来。
“不好啦,抢人啦,大家快来帮忙呀”,又女孩子‘惊叫’求救,但语气欢乐无比。
云景带头冲锋,大手一挥道:“大家不要怕,我打头阵,保管帮青竹兄把新娘子抢到手,跟我冲啊!”
也就几步路的距离,云景话音落下,伸手向前一划拉,也没碰到任何一个女孩子,真气化作柔和但不可抗拒的巨力,一帮拦路的女孩子当即就被划拉到了一边让开了道路。
“前路已明,大家跟我冲”,旗开得胜的云景当即振臂高呼,后面追随者众。
好家伙,就接个新娘子而已,还整出了冲锋陷阵的阵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欢乐得不行,就是这个味儿,太喜庆了,太好玩了。
“姐妹们,他们不讲规矩,那我们也不客气啦,操家伙”
“哈哈哈,想抢新娘子,早就防着你们呢,看打!”
热闹的气氛中,一声娇呼后,门口被扒拉开的女孩子当即从身后摸出了棍子,米许长,包着柔软棉布那种,拎起棍子就冲着冲门的人开打,很有分寸,不打头,朝着肩膀后背等地方招呼,而且力道也控制得很好,不会出现伤人情况。
“打人啦”
“抢亲啦”
終極小村醫 簫聲悠揚
叶无双 小说
“抢新娘子啦……”
气氛一下子就热闹道了顶峰,整个别院都快被欢呼声个掀翻了。
带头冲锋的云景第一个跑近了屋子里,身上一下都被挨到,作为新郎官的林夜星紧跟其后,也没被波及多少,但也挨了两下不痛不痒,其他人就没那么轻松了,被打得抱头鼠窜,须知不是任何人都有云景那样本事的,而且拦路的一帮女孩子里面也不乏小高手。
从院子里到屋子里,再到阁楼上,明明只有几十步路,愣是花了盏茶功夫,迎亲的主要成员这才进入了阁楼内新娘子所在的闺房外。
到了这个时候,闹腾的场面也才消停了下来,大家都不在打打闹闹了,而是看着闺房大门。
王柏林在云景边上龇牙咧嘴,他身上挨了不少打,虽然没受伤,可是疼啊,那叫一个欲哭无泪,连番叫苦,暗道自己好端端的说什么出不了力但可以抗揍啊。
其他伴郎和他情况差不多,挨了打,但却很高兴,毕竟太欢乐了。
云景心说好险,差点就遭到咸猪手了,还好我熘得快,这些女孩子太可怕了,给她们机会衣服估计都得被撕烂……
想占我便宜,没门,哼哼~!
众人消停下来了,新郎官林夜星也站在了前头,来到了紧闭的闺房外,深吸口气,他在众人安静的注视下开口道:“轻柔,我来接你了”
“嗯”,屋内传来了一个轻轻的应声,似期待,似忐忑,但更多的是甜蜜。
然后,一身大红喜服,胸前大红花的林夜星深吸口气推开了闺房的门,此时的他显得很忐忑。
周围的人安静的看着,有的一脸笑意,有的一脸祝福,有的却是目光恍忽,似乎在期待自己这一天的到来,有的人却红了眼圈,不知是为了哪般……
开门后,闺房里,新娘子沉轻柔安静的坐在秀床上,身穿精美红嫁衣,头戴红盖头,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微微抬头看向门口,盖头下看不清面容,依稀如花般娇颜若隐若现。
在她边上,分别站了一个俏丽丫鬟和慈祥老妈子,这两人都是陪嫁,丫鬟是以后暖床丫鬟,老妈子是降将来沉轻柔嫁过去后的体己人,修为都不弱,丫鬟有着后天后期修为,而老妈子则是先天后期!
这便是大户人家嫁闺女,两个陪嫁的人不算全部,其他陪嫁的人并不在这里,而且其他陪嫁品更是惊人,具体没人知道,有小道消息说,陪嫁品里面有一套价值十万两的大宅,其他金银珠宝等物品无算……
迈步进入闺房内,事到临头林夜星忐忑而紧张,这一天等很久了,突然之间他就觉得自己肩上的担子很重,似乎莫名其妙就成长了,因为对面是他要为之守护一生的人。
“轻柔,我来接你了,我们回家好吗?”林夜星走过去轻声道。
新娘子沉轻柔轻轻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边上老妈子从边上托盘内取下一朵红绸扎的大红花,一头递给林夜星,一头递给新娘子,旋即看向林夜星语气复杂道:“姑爷,以后我家小姐便托付给你了,你们从此不再是一个人,荣辱与共,风雨同舟,生生世世红尘相伴,请善待她”
紧紧的撰着链接新娘子的红绸,林夜星认真道:“此世不负”
边上的陪嫁丫鬟早已经泪流满面,从边上的托盘内拿起两个香囊,里面装有两人纠缠在一起的发丝,一个给新娘子,一个给林夜星,哽咽道:“姑爷,从此你与我家小姐便是结发夫妻,她的一切都交给你了,生生世世白首不相离,莫要负她呀”
“我林夜星对天发誓,将用我的生命去守护轻柔,爱她,保护她,生生世世直到天荒地老,若违此誓天打雷噼”,此情此景,林夜星这番话脱口而出,说得掷地有声。
周围的人轰然叫好,可有人笑着笑着就红了眼圈。
人这一生呀,何处觅良人?
“时辰差不多了,小姐,姑爷,出阁吧”,老妈子抹了抹眼圈轻声道。
然后,林夜星牵着红绸,新娘子起身在丫鬟的搀扶下走向门面,人们下意识让开道路。
“景哥哥,他们好幸福呀”,苏小叶在云景身边小声道,早以红了眼圈,声音都有些哽咽,不知为何,反正就是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云景悄悄握住她的小手道:“我们会更幸福”
“嗯”,苏小叶甜甜一笑,目视新郎新娘下楼。
新娘子并非直接下楼就带去林家拜堂的,在此之前还有一个流程,需要辞别父母亲人,于是一群人来到了正厅大堂,这里早就布置好了礼堂。
院子里的席面不知道何时已经撤下,摆满了陪嫁品,用红绸挑子绑好准备着随时出发,陪嫁品有精美的布匹,书籍,衣衫,被褥,各种家具,金银珠宝,马匹……
匆匆一瞥,云景都感到有些吃惊,就沉家的陪嫁品,粗略一算,至少价值五十万两白银,这还是人们看到的,看不到的天知道都陪嫁了什么,沉家可是北方武林大家啊,岂会没有利害的武功秘籍之类的?那种东西自然就没必要拿出来示人了。
这就是真正的大户人家嫁女儿啊,该说不说,林夜星娶了沉轻柔,这辈子至少将少奋斗五十年!
林夜星牵着沉轻柔走进礼堂,最前方红烛燃烧,一对中年夫妇端坐在那里,不用说,那定是沉轻柔的爹娘了,边上还有一些长相和沉轻柔颇为相似的男女,想来是她的兄弟姐妹。
在场不知道有没有颇具眼光的人,反正云景看出,沉轻柔的爹娘皆是真意境强者,尤其是她爹,真意境后期!
北方沉家,当真不容小觑。
此时沉轻柔的父母家人多数都早已经红了眼,不停的抹眼泪,她爹虽然平静,可抓着椅子扶手的手都有些发白了,可见女儿出嫁有多么不舍。
林夜星和沉轻柔牵着红绸走进礼堂,站在了沉轻柔高堂前方。
此时有一儒雅老人站出来,是一开始门口三问三答那位,他开口道:“良辰吉日好景天,爱女出阁结良缘,昨日种种昨日去,来日事事来日来,夫妻双双把家归,从此两家一家亲呐”
说道这里,他语气一变,带着丝丝悲腔语气道:“十月怀胎日日盼,一朝临盆血亲连,蹒跚学步精心护,朝朝暮暮难舍眼,养女年年似护花,风吹雨打盼长大,长大却要嫁人妇,大喜大悲共一处,一别父母养育恩,骨肉分离似刀割身,从此便是别家的人呀,一拜,跪别父母”
当这番话落下,盖着红盖头的沉轻柔浑身一颤,整个人都险些软到,好在林夜星即使搀扶着,可地上一滴一滴泪珠却的打湿了地面。
两人依言朝着沉轻柔高堂下跪一拜,沉轻柔更是哽咽哭泣道:“爹,娘,女儿不孝,以后不能在你们身边尽孝了,请原谅女儿,对不起,你们以后要好好的,女儿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
“傻孩子,哭什么,大喜的日子,不哭,乖啊”,沉轻柔的母亲当即就崩不住了,立即上前搀扶女儿安慰,脸上在笑,可眼泪怎么也止不住,撰着女儿的一只手怎么也舍不得放开。
周围的人早就没有了不久前的欢声笑语,一个个安静看着,红了眼圈,很多人不忍直视,转过身暗自抽泣。
骨肉分离,人间还有比这更痛苦的事情吗?
可流程还在继续,那老人继续用悲腔的语气开口道:“世上没有无根树,人亦生得有来处,儿时青梅儿时雨,纵使打闹也欢喜,莫道人生独自行,亲朋好友也是难舍得情,再拜,辞别亲友,纵使离家千万里,家中亦在盼着你,跪”
当这番话说出来,沉轻柔直接无力站直身躯了,身躯摇晃,用手帕伸入盖头下捂住嘴呜呜哭泣说不出话来。
此情此景,周围的人很多已经哭出了声,兄弟也好,姐妹也好,闺蜜也罢,从此就要分离了啊,再见已经不同了。
林夜星和沉轻柔二拜辞别亲友。
老先生还在说话,声音沙哑道:“出门便是人生路,从此人生有去处,跨门便要自更生,再回那是客中厅呀,再拜,别家,跪”
隨身帶個狩獵空間
三拜,别家,沉轻柔已经哭得肝肠寸断了,此去之后,再回家,那就是客人了,是客人了呀。
“礼毕,吉时已到,启程,往前走,莫回头,莫回头,莫回头啊……”,老先生说完了最后的话,一连用了三个莫回头,听得人心如刀绞。
林夜星搀扶着的沉轻柔早以无力自己站起,此时再如何悲伤也要出阁了,在林夜星的搀扶下,在亲朋好友的注视下转身走向门口,千般不舍万般无奈,不能回头,不吉利的。
一步走,两步走,三步走,泪水伴血流,骨肉分离似那刀斩头……
跨火盆,去前身,出门便是新人生,声声笑,声声闹,千般祝福上花轿。
大喜,大喜,大喜。
“起轿……!”